参考消息网6月28日报道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网站6月26日刊文以四川“悬崖村”阿土列尔村为例,介绍了中国脱贫战幕后的故事。现将文章摘编如下:

在位于中国西南部山区悬崖上的阿土列尔村,吉克·什布(音)家门外挂着两张卡片,它们足以决定他家的命运。其中的白卡分为四个部分:住上好房子、过上好日子、养成好习惯、形成好风气,每个部分满分是100分,吉克家在“好房子”这部分只得了65分。

白卡旁边的红卡将这个家庭定为“建档立卡贫困户”。在红卡上,是官员手写的改善这个家庭生活条件的建议。“主要贫困原因”被诊断为“交通基础设施差和资金少”。建议采取的措施包括:种植利润更高的作物,如胡椒,以及“改变他们的习惯”。

卡片上的内容改变了村民的未来——就吉克来说,他家将被重新安置在附近昭觉县一个专门兴建的热闹小区里。

凉山彝族自治州是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,当地政府将本月底设定为完成易地扶贫搬迁配套设施建设、住房和饮水安全扫尾工程等的最后期限。

中国领导人提出了在2020年底前彻底消除贫困的目标。在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间,中国在这一领域取得了巨大进步,使8.5亿人摆脱了极端贫困,赢得了全球赞誉。

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说:“我认为,西方政治家是为了下一届选举,而与此相反,中国执政党是为了实现宏伟目标。”

他说:“在人类发展史上,中国做到了这一点,即便不是独一无二的,也是值得钦佩的。”

中国政府称,十八大以来,中国平均每年有超过1300万人脱贫。中国国家媒体今年3月报道称,已累计下达2020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396亿元。

截至2019年底,中国农村仍有550万极端贫困人口。为此,脱贫“硬仗”的前线正在发生变化。

西南交通大学的学者王向阳(音)说:“由于自然条件和交通基础设施缺乏,一些村庄很难脱贫。在这些地方,村民很少能成为农民工,他们依靠的是自给自足的农业。”吉克所在的村子就是这样。

阿土列尔村——即在中国广为人知的“悬崖村”——坐落在海拔1400米的山顶。这个村子鲜有游客光顾,也很难到达。

过去几个月里,当地政府已经在昭觉县安置了84户搬迁家庭,并以每套1万元的高额补贴价格给他们提供了公寓。

村民们很高兴分配到了公寓。以前住山顶上时,他们的土坯房经常被雨淋,还有致命的落石风险。在那里,唯一的产业就是自给自足的农业,没有医疗,也没有正规教育。

脱贫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欢迎。捷克科学院研究凉山和彝族的扬·卡拉奇说:“就连我的一个号称自己不能住在没有彝族壁炉的房子里的朋友,都在一年内抛弃了这个想法。”现在,他的这个朋友住进了镇上的公寓。

迁入城镇也许是确保稳定生活的一步,但最重要的是找到工作。地方官员鼓励年轻一代到城市找工作,尤其是工业化的东南沿海。

在我们采访的十几岁至二十几岁的当地人中,许多人一次外出务工几个月。大多数人在朋友或亲戚的安排下,成群结队地去建筑工地工作。

凉山人能从事的工作受到教育程度限制。我们采访的大多数人充其量是半文盲,有些人不会说普通话。互联网正在改变这一点。

社交媒体、电子商务和直播为正规教育之外的阅读和写作创造了更多机会。只上过两年学的吉克说,他从直播中学到了许多关于阅读、写作和说普通话的知识。

社会观察